熱線介紹
寫在前面
對同志的基本認識
生命故事,喚醒人權
校園裡的同志
同志與家庭
愛滋議題
瞭解同志的資源

 

安能辨我是雄雌?
一個TS的小小期許

 

台灣有金八老師嗎?

文/旭寬

  《三年B班 金八老師》是一部相當特別的校園故事,描述一位國中老師帶領班上學生奮鬥、學習的過程。這個班級當中,有一位永遠穿著高領深色大衣和長褲的學生——鶴本直(我後來才了解他的穿著是仿效日本中學男性制服——中山裝),他是一位女跨男的跨性學生,生來是女性的身體卻有著男性性別認同。這份說不出來的痛苦,讓鶴本直跟同學保持距離,是一個脾氣古怪的獨行俠。

   金八老師面對學生表現出來的不合群和衝突行為,從來不會草率地認為是個人品性差、愛搞怪,相反地,他用心去了解學生的生活困境。有一天,金八老師邀請護理老師到教室來協助他上一堂性別教育課,教導孩子性別多元的概念,並且用生理學的觀點,讓大家了解鶴本直的「性別認同障礙」,當全體師生了解到他的痛苦時,沒有一個人不心疼落淚,鶴本直也終於在大家的祝福聲中,開始走上性別轉換的旅途。

   電視劇畢竟有一些戲劇效果,目前為止,對變性的解釋就不只一個版本,現實生活中,也很難在短時間內,對跨性人有如此深切的同理心。但是我們不禁要問:台灣的跨性學生是怎麼度過他們的中學生活?有沒有一位細心的老師願意花時間來了解學生,重視學業以外的生活?有沒有一位勇敢的老師願意對抗校規,幫學生爭取穿褲子的權利?有沒有一位開明的老師願意尊重學生的自主意識,不畏污名和歧視,支持學生做自己?

  台灣的跨性學生應該都很認命吧!我國一的導師找我去辦公室問話:「你是男生還是女生?女生怎麼不穿裙子呢?」我絕對不敢說我是男生,因為我怕圍觀、我怕老師告訴我父母親,從此學校和家庭會更嚴格矯正我的行為;我怕老師把這個秘密當成笑話說給同學聽,同學從此會排斥我;我怕老師用諷刺的口氣問我:「你說你是男生?你有小雞雞、能站著尿尿嗎?」就像鶴本直的父親抓住他的乳房,要他認清楚自己是個女孩,就像《男孩別哭》這部電影裡頭,兩個男人剝光布蘭登的衣服,要他認清楚自己是個女人。這些讓我恐懼的情況不是曾經發生在我身上,就是出現在媒體以及生活週遭,警告我要低調,千萬別說出來。

  記得國中時,班上有一位同學C跟我一樣是女跨男,他比我大膽,不管在服裝、髮型或言談舉止上,都可以找到學習男性特質的痕跡。而他最大膽的表現,就是向班上一位女同學表達愛慕之情,當然他沒有成功,下場就是被孤立冷落。當時的我雖然能夠了解他的處境,但是為了避免跟他一樣受到排擠,而隱藏自己的跨性慾望,並且刻意與C撇清關係。現在想起這段往事,對C總有一份深深的愧疚感,然而,如果再重來一次,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有足夠的勇氣和力量,跟他站在一起對抗流言和污名。我好希望學校裡可以找到一些友善的、值得信任的支持力量,好希望台灣也有金八老師,好希望老師也能告訴我們班上同學說:「有多少人,就有多少種性別,生理特徵和心理認同未必一致,重要的是——做自己!」

(回頁首)

 

 

 

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