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熱線介紹
寫在前面
對同志的基本認識
生命故事,喚醒人權
同志與家庭
你瞭解跨性別嗎?
愛滋議題
瞭解同志的資源

 

瞭解是尊重多元的開始
校園裡的虹彩少年
結語

 

娘娘腔求生記

文/羊羊

  就讀高中時,國文課S老師點我起來唸一段課文,我按照老師的要求唸完課文,老師的臉卻是鄙夷。我很驚訝,我唸錯了哪個破音字嗎?接著S老師當著全班的面,嘲笑我的聲音娘娘腔像個女生似的,然後全班便哄堂大笑。老師鄙夷的臉色、嘲笑的口吻,這一點我很確定,我無法忘掉那張鄙夷的臉,我羞愧而不知所措,我不知道那時候我的臉是紅的還是青的,總之很想挖個地洞躲起來。那時候我完全沒有自信,但我必須裝得若無其事一般。之後每次點到我唸課文,我都很擔心又要被取笑,必須時時提醒自己壓低聲調,不要像「娘娘腔」。多少年來我無法忘記這位老師對我的傷害,及在我心裡留下的陰影。

  另外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,便是軍訓課發生的事。那天正好下雨,軍訓課便改在教室內,沒想到教官竟玩起了票選「全班最娘娘腔同學」的選拔活動,而且還由同學公開推舉,再依照《民權初步》來舉手表決。(我的天呀!我能拒絕被推舉嗎?)當然我被迫「推舉」為候選人之一(大概有4、5位)。本來我的性別氣質只是極少部分同學笑鬧的私人題材,但那遊戲把包含我在內幾位同學的性別氣質差異,轉成了公開評頭論足與取笑的對象,教師教學的疏忽,導致了一場集體歧視的暴力遊戲。

  你想知道這場「民意考驗」的結果嗎?我好像是第三名吧!也因此,那時候的我對於自己的陰柔氣質很羞恥。也因此我更加害怕充滿陽剛氣質的軍事訓練與集體生活,高中時候的我一直暗暗地計畫自己只要活到20歲就好了,因為20歲要去當兵,那種像軍訓課選舉的氛圍很可怕,讓我極度恐懼。

  吾愛吾校,但我更愛平等,多年來我從未公開說過這些事情,父母家人也都不知道。此時此刻下筆寫下個人的故事,不意圖指責誰,還是檢討師長的教學風格,我想說的是個人在校園裡的一點點經驗。我很慶幸我沒在20歲時就因為性別氣質的歧視,而真的想不開去跳樓了,也很慶幸我沒有像屏東高樹國中葉永鋕同學,遭到同學的攻擊與歧視,莫名其妙地身亡。


(筆者為壢中42屆畢業校友,性別男,目前於台北某研究機構任職)

(回頁首)


還可以是朋友嗎?

文/牛牛

  葳葳,一個高中小女生,喜歡上她的同班同學──小小,那是一位美麗、氣質又好的女生,重要的是,葳葳喜歡看她上課若有所思的樣子。小女生愛上另一個小女生,在這個女校裡是一件說不得的事,因此,葳葳只能跟小小當好朋友。因為護理老師曾說過:「高中時期女生跟女生之間喜歡的感覺,是情境式的假性同性戀,這樣喜歡的感覺,在升上大學後就會不見了……」葳葳怕自己只是老師講的這種假性同性戀,總以為自己有一天會變正常。但喜歡另一個小女生的感覺卻這麼的真實與清晰,她受不了這種壓力,於是在操場上跟小小說出她心中真實的感覺。


  小小說:「我們還是當朋友就好吧。」

   隔天上體育課前,因為是女校,原本大家都是把門跟窗戶關一關,一班女同學就在教室裡換起了體育服。但那天大家把門窗關起來後,每個人就動也不動了,葳葳發現,每個人都看著她,眼中帶著奇怪或不懷好意的神情,唯一低著頭沒看她的,就是她昨天剛告白的小小。原來,一切都有了答案,全班都知道了。葳葳嚇呆了,怎麼辦?那些眼神透露的訊息是再清楚不過,是鄙夷!是害怕!是討厭!還有,全班都不喜歡葳葳了……

  葳葳拿起衣褲,開起離她最近的門,自己走了出去,走到廁所換上衣服。然後,那天的體育課,她自己一個人在操場上跑步,跑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流的是汗水,還是眼角滴下的淚。

(回頁首)

 

 

 

首頁